当前位置 > 首页 > 长江 > 正文

纽约机场陷入恐慌,200名乘客逃亡,只因两名华裔“形迹可疑”??
  • 发布时间:2019-10-02
  • www.cnssz.com
  •   当地时间9月2日,纽约的纽瓦克自由国际机场,突然陷入了一场巨大的骚乱中。现场警报大响,近200名乘客拖着行李箱疯狂往外飞奔,嘴里还不断叫喊着。

      

      现场一片狼藉:

        人们以为,这可能是又一场突如其来的枪击案。但令人意外又庆幸的是,这不过是一场乌龙。现场并没有任何枪手,也并没有人伤亡。事情的起因,竟然是一位机场的员工认为即将登机的两名华裔乘客”形迹可疑“,便拉响了警报。很快,赶来的警方证实:这两名华裔完完全全是被冤枉的。

        事发当天,不少旅客正在等待自己的航班起飞。就在平静的机场,两名旅客突然遭到了一位航空公司职员的盘问。其中一名旅客音译为HanHanXue,据他所说,这位女职员先是上下打量他,然后问了他一些很奇怪的问题。“你为什么表现的很可疑?”

      随后,她又问一边的ChunyiLuo:“你害怕吗?你紧张吗?”可能是没有得到回答,这位职员又继续询问。她过头去继续问Xue,问他认不认识Luo,随后问题越来越奇怪。“他们付给你多少钱?他们给你签证吗?他们给你的家人签证了吗?”“你赚了很多钱吗?你在华尔街工作吗?你是美国人吗?”Luo还表示,他听到这个女人在这个时候说“亚洲人”。

      Luo和Xue都觉得这个职员非常可疑,想要离开,但她紧紧的跟着两人,并宣称自己已经报警了。随后,竟然还拉响了机场内的警报,嘴里还不断大喊“疏散!疏散!”听到警报的在场乘客,以为出了什么紧急状况,便开始疯狂撤离。于是,便有了开头那一幕。

      

        事实上,Luo和Xue,相互并不认识,唯一的共同点,可能就是他们都长着一张“亚洲面孔”。HanHanXue,29岁,是一名加拿大华裔,目前正在加州旧金山工作,是Lyft的一名设计师。当天,他是到纽约看望好友,正准备乘飞机返回旧金山。而ChunyiLuo,则是来自上海的一名中国留学生,正在旧金山一所大学学习金融专业。

        身为“当事人”的Luo,在人群撤离时,根本不知道事情和自己有关,甚至也误以为有枪击案发生了。而Xue则对此稍有预感,警察来之后,他主动上前解释情况,并且强调,自己跟Luo根本不认识。但就在此时,那位航空公司职员也没打算放过他们,在一处廊桥上高喊着:"motherfu*ker"(我抓到这俩狗娘养的了!)

        这一幕得到了其他旅客的证明。好在警方并没有收到该职员的影响,他们很快就发现,这是一场误会,便放走了二人。随后,机场恢复秩序。只不过Luo和Xue的航班被延误到了第二天。

        该职员为何为作出如此奇怪的举动,还对着两人大肆辱骂。

      对此,航空公司的回应是:该职工患有“双相情感障碍”(Bipolar Disorder),药物使用也存在一定的问题。

        “双相情感障碍”,俗称“躁郁症”,症状包括情绪不稳定、易怒、精力旺盛等。据说,发病时会产生“被迫害妄想症”。航空公司暗示,这或许是当天她举止奇怪的原因之一。

      也许是因为患有疾病,警方并未逮捕她,航空公司也没有开除这名员工。

      但Xue却并不认可这个原因。他认为:航空公司不应该聘用一个患有“双相障碍”的人作为员工。而且精神疾病,也不应该作为种族歧视的借口。毕竟当天在机场的人有上百人,这位职员偏偏选择了素不相识的两位亚洲人,若无种族歧视,这实在说不过去。

        这一出闹剧,让当天在现场的人,包括Luo和Xue两位当事人,均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惊吓。

      毕竟就在上个月,美国刚刚发生了两起重大枪击案。事发之后,不少人第一时间更新了twitter,及时播报消息;“纽瓦克机场现场十分疯狂。他们通知我们所有人撤离,行李被遗落了。我最初认为这是一个活跃的枪手。可能是炸弹威胁。”

      

      “纽瓦克机场正在发生恐慌。警察很快就到了。我们都在外面的跑道上,吓坏了。

        值得庆幸的是,令人恐慌的枪击案并没有发生,除了乘客逃跑过程中造成的擦伤和淤青,并没有大的伤亡发生。

        明明什么事都没有,却遭到了机场工作人员的盘问,类似的剧情,7月份国航也发生过一起。今年7月,国航监督员牛宇虹大闹飞机一事闹的沸沸扬扬。

      事情的起因,源于著名编剧李亚玲的一条微博。

        在微博中,她讲述了一次自己乘坐飞机的经历。

      事情起因:“飞机刚开始滑出停机位的时候,有位女乘客在打电话就没有及时关机。后来飞机缓缓滑行的时候,空姐提醒了一次,旅客还在继续接电话。但是,当飞机广播提醒后,这位旅客就把手机关了——这时飞机才刚刚滑行出停机位不远。”

      “事实上,飞机距缓慢滑行到跑道还远着呢,就算滑到了跑道之后往往半个小时以上都不能起飞!大家在广播再次提醒即将起飞、请关闭手机时,就会马上关机。而我们这趟飞机在广播提醒之后,至少10分钟才滑到跑道附近,又起码过了十多分钟才起飞。”

        图源: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飞机还没起飞,乘客只不过慢一点关手机,然后故事的主人公牛宇虹就出场了。“但有一位自称是国航监督员的女士,突然站起来很激动地大声斥责那位女乘客,态度极为恶劣。而且指责其他两个在玩手机的男旅客不顾整个飞机几百人的生命安全,危害了航空安全(口气措辞很夸张)”

      “男旅客态度很好地解释是开到飞行模式的,她要求乘务员去检查旅客的手机,人家也很配合地让乘务员检查了,的确是飞行模式。”

      按照牛自称国航监督员的身份,指责没毛病,但是态度恶劣,若然监督员履行职责,礼貌是必须的职业操守吧。可惜在牛宇虹的世界里,不存在这种态度。

      

      图源:发表情

      她开始了她的咄咄逼人。“这“监督员”不依不饶,一直大声斥责,手指指点点,关键从她口里吐出来的话严重夸大事实、说话的口气很激动,有点歇斯底里。”“然后她要求乘务员提供一个什么表单,她要填投诉表,要求提供整个机组人员和相关乘客的姓名,身份,又开始拿手机拍摄那几个旅客,并且要求机组报警,在飞机降落之后,把几个旅客带到机场公安局去学习航空安全法……”“监督员”的手段很娴熟,把迟关手机这种小事情,放大到如此地步。

      

      图源:weibo视频

      如果这位“监督员”是个秉公守法的良民,严于律己地要求自己,那她这些咄咄逼人,看起来只是态度不好,还没那么让人讨厌,但是事实是:“在整个过程中,她的声音都大得不得了。”“在之后漫长的滑行和等待中,这位所谓的监督员一直没有拴安全带,还站着在机舱里走来走去……”

        图源:weibo视频最后,这名国航监督员还动用了关系,将这几名“不遵守航空规则”的旅客整整扣押了好几个小时。

      随后,牛宇虹的过往黑料被扒。

      不仅仅是飞机,公交车、地铁……哪儿她都闹过事。

      而她的真实身份,不过是国航前空乘人员。由于十多年前,她把开水泼到乘客身上被停飞,后转为地勤工作人员。她也患有“双向情感障碍”,这种症状的主要特征就是,人受到刺激之后就会变得狂躁。

        精神疾病, 确实值得同情,我们不该歧视。但患有疾病,绝对不是撒泼打滚的借口,更加不是“种族歧视”的保护衣。

      更何况是航空公司这样需要时时刻刻需要与人打交道的工作,会极大的增加安全隐患。

      希望,这只是个例。也希望,航空公司能对这些人作出正确的处理,而不是损害乘客的利益。希望涉事的美国航空公司,能够对此事作出一个交代!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北美留学生日报。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马金露 HF120)

    版权所有 2011 www.cnss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新闻网 备案:苏ICP备07506320号-2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