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cnssz.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爹爹,娘亲要开溜》最新章节。

长剑回馈他一股信息,像是回应。忽然间,雷尘仿佛有了某种明悟,他只觉得自己已经可以掌握了命魂,那股剑意,深深的烙印在脑海中,再也无法忘却!雷尘大喜之下,手印连忙变化,这下也不用司徒瑶指导了,自己就能慢慢将那股剑意引导出来。

“戮杀剑魂,给我出来!”

雷尘大喝一声,在他的右手边,似乎有无数光点凝聚,均来自于虚空之中。一股奇异的感觉突显,响彻在心间,那凝结出来的东西,与他的灵魂联系仅仅的构建在一起,仿佛就是一体,无法分割。

“武意凝,命魂现!”

话音未落,右手边金光凝聚的剑魂终于成型,带着淡淡的透明颜色。心神从丹田之中回溯周围,他满怀希望的朝自己右手边看去,这一看,整个人顿时傻在原地。

他右手中出现的剑魂,并非那一日在星河中看到的王者长剑,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而是一把只有自己大半个手臂长的锈剑,两面皆是铁锈,就像是在水了泡了几百年似的。心神吃惊一下,光芒也顿时黯淡了下来,变得时有时无。

命魂之光分为四等,黄色为最低等,接着是红色,蓝色,最后是紫色。除了颜色之外,光芒的强弱也是衡量命魂等级的重要依据,光芒愈发强盛,代表先天意志越强大。

“怎么会这样……”他整个人傻在原地,怔怔的看着这把长剑。别说自己还没有把命魂凝实的可能,就算有,这把锈剑拿来劈柴杀鸡,怕是都有难度,剑身上的颜色也别说黄色了,甚至都有些发灰。

司徒瑶也愣在原地,半晌后,她娇喝一声,倏然一掌拍去。元力匹练在雷尘面前炸开,刹那间就将命魂炸为虚无。雷尘吓了一跳,连忙后退一步。

“只是一把如此垃圾的长剑,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司徒瑶脸上的神情甚至比雷尘还要更落寞似的:“莫非是看错人了?不,不会的,他突破凝元境时我明明在场,确确实实看到了紫光闪耀,绝不会错。”

命魂被拍散,雷尘再想要凝聚,却发现无论如何也出不来了。他呆滞半天,心底呐喊的声音渐渐消沉,一切不屈的意志,像命运抗争的勇气全部荡然无存。

自己两世为人,好不容易才回归到他的身上,让这个废物在短短数个月的时间内达到拥有天才的天资!然而现在,莫非一切都只是一场玩味,给了自己逆袭的机会,又在命魂上给自己这么大的打击。

莫非是自己用长剑斩碎星河的时候,受到的重创,让那把长剑被整个银河打废了?

“可能真的是看错人了……”司徒瑶眼神黯淡,看着雷尘说:“你走吧,今天的事,就当做没发生过。以后若是来到风剑宗内门,那么就有缘再见吧。”

雷尘一言不发,朝司徒瑶抱了抱拳,转身就要离开。他看了看身旁的小猴,后者一下子跳到肩膀之上,似乎不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依旧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目视着雷尘离去的背影,司徒瑶若有所思。直到许久之后,她才缓缓动了起来,一闪身就到了山洞中,回想着这一个月以来雷尘在这里的日子,不由得有些伤神。

“是剑命魂没错,但却并不是他。那位大人预言雷家会在这一代觉醒那道命魂,不是雷康,不是雷越,也不是他,那会是谁呢……”

思索许久,仍旧没有答案。她苦涩一笑,好好的清魂海就这么被一个废物浪费了,换做是谁心情都不会好。她很快闪身出洞穴,朝雷尘相反的方向掠去。

雷尘不断奔跑在森林之中,根据司徒瑶所说的,他距离禁地足足是有七天的路程,难以想象司徒瑶居然能带他到如此遥远的地方。

“小猴,你不是会说话吗?我昏迷的时间一共有多久?”在路上,雷尘倏然想到什么,把一直搭在肩膀上的小猴拎了起来,问道。

“一…月…时间。”小猴被雷尘拎着,明显极为不舒服,两只修长的猴爪几乎快要抓到雷尘的脸上:“你…放我…下…来。”

“什么,一月有余了?”

雷尘心底吃了一惊,他在禁地之中一共就只需要受到三月时间惩罚,如今一月时间已经过去,但距离禁地还有整整七天的路程,根本不容怠慢。当下连忙加快脚步,一刻也不停的朝前飞奔。

紫阳镇,雷家。

“钟海那杂碎,居然敢暗中派杀手,去禁地截杀我儿?”雷振天猛的一拍桌子,冷冷看着下座几人:“钟氏山庄虽然确实有一手好的炼器手法,但我雷家也不是好惹的。我儿子无论怎么样,都不容许他动。来人,点清人马,我要去钟氏山庄亲自问问这杂碎,到底想怎么样!”

雷振天盛怒之下,整个雷家下方具是颤若寒噤。当下,就有不少人应声答应,准备回去点清人马,去找钟海算账。

“家主息怒。”座下一人缓缓站出,喝止了其他正要打算动身的人,接着抱拳道:“现在四大家族局势纷杂不明,暗流涌动。钟氏山庄体积庞大,一时半会根本无法全部吃下去。依我看,现在暂时先不要动。”

“那我截杀我儿的事,就算了吗?”眼前这人显然在雷家身份不轻,哪怕雷振天对其也不敢动怒,而是按下怒气,问道。

那人微微一笑:“不宜强攻,而要智取。钟家炼器最需要的就是铁矿,无论是何等武器,只要是银品之下,必然都和铁脱离不了干系。而这附近最大的铁矿又恰好离我雷家不远……”

“你的意思是。”雷振天眼中放出寒光:“把这铁矿夺回来?”

“不是夺,而是拿。风剑宗麾下各个资源均由风剑宗分配,这铁矿本就是我雷家的,只是二十年前,雷家恰接了一单生意,急需天寒水晶,所以和钟家签署了协议,约定二十年时间内,以雷家铁矿换取钟氏山庄的五千水晶。”那人微笑道:“二十年期限已到,早拿晚拿又有何区别呢。钟家原本的打算是出高价继续交易,但再高的价值,又怎能比过少主呢?”

“那就这么办吧。”这个方案明显极为符合雷振天的想法,他点点头:“这个铁矿,我要亲自去要回来!”

“这里应该已经属于禁地外围了,在风剑宗的范围内。”森林中,看到熟悉的标志,雷尘心稍稍安定一些。至少自己没有迷路,只要回到风剑宗,一切都好办。

这七天以来,他连日的奔跑下,甚至逐渐对飞鹰身法都有了一定的领悟。然而凡阶上品功法毕竟不是下品能媲美的,他只是粗略的领略了一些皮毛,稍稍使身法加快,不过五日的时间,就回到了禁地之内。

迅速飞奔出禁地,回到风剑宗之内。方才刚刚踏入日常弟子的歇息区,才发现这里似乎安静的不像话。原本人流熙熙攘攘的休息区,此刻却空荡荡的几无一个人,只有寥寥数人低垂着头,显得极度颓废。

“这位同学你好,请问这里……为何变得如此冷清?”雷尘随手抓住一个弟子,开口询问道。

“你不知道?”那人上下打量了一下雷尘,一副跟看傻似的神情。忽然他惊呼一声,道:“你,你不是雷尘吗?”

雷尘道:“是我,怎么了?”

除了像钟茂律那样同样拥有背景的弟子,否则在宗门内还是极少人对待他出言不逊。那人震惊了一段时间,很快反应过来,回答雷尘的问题:“你在禁地中三月不出,包括石忠斌在内,都以为你已经陨落其中了。现在宗门的内门考核与三天前开启,所有人都汇聚在演武场之内等待考核。”

“内门考核,对,我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

雷尘心底大惊,内门考核是每年一次才有的,凡是通过考核之人,才能够进入风剑宗内门,真正成为风剑宗的弟子。

作为云幻国的五大宗门之一,哪怕只是五宗之末,风剑宗的体量也非常风大,拥有外门弟子五万之众,内门弟子却不过三千。原本的雷尘根本是无望于进入内门的,此生就连突破凝元境与否都是一个问题。而现在的他,对于进入内门这种事,自然不在话下。

若是因为时间原因错过了,那只能够再等一年。内门弟子无论是修炼资源还是其他方面,都要远胜于外门弟子。每年云幻国的王侯将才,有一半之多都是从五大宗门的内门之中选拔而出的。

“回来的几人,几乎都是考核失败的人。你快些去吧,再晚就来不及了。”那名弟子苦笑一声,他显然也认识雷尘,心底还在好奇不过三月未见,雷尘身上的气息居然连他都看不透了,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

“多谢告知。”雷尘抱拳谢了一声,立刻飞身朝演武场跑去。

演武场就在风剑宗刑房的不远处。风剑宗外门颇大,许久之后雷尘才匆匆赶到。果然几乎大半个外宗门的弟子都汇聚在这里,将整个偌大的演武场挤得满满当当。

“快看,是雷家的废物来了!”

还未近前,便听得眼前之人传来阵阵笑声。因为是雷家长子的缘故,雷尘之名在风剑宗传的极广,几乎人人皆知,也伴随着他的废物之名,在风剑宗外门中成为一代笑料。

雷尘抬头看了看,眼前这人叫蓝汛,是蓝家三长老的儿子。确实有一些天赋,在十五岁那年就突破了凝元境,成为蓝家下一代的中流砥柱,在风剑宗外门也颇有些势力。

第一时间更新《爹爹,娘亲要开溜》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时空妖医

拂暖

重生之凰鸣

穿越为爱

今天也在快穿

舒悦

第一杀手暗妃

妄言与他

妖师怪奇事件簿

烦人

这个魔王很靠谱

王学医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